93岁前纳粹军官自愿受审 「我在道德上有罪」求倖存者宽恕

  • 作者:
  • 时间:2020-08-12

有「奥斯维辛会计」(accountant of Auschwitz)之称的前纳粹亲卫队(SS)成员、高龄93岁的奥斯卡・葛洛宁(Oskar Gröning),因涉嫌帮助屠杀至少30万名犹太人,21日在德国下萨克森邦的吕讷堡(Lüneburg)法院受审。这位满头白髮、必须用助行器才能走上被告席的老人,承认自己「在道德上确实有罪,至于在法律上的罪责,则交由法官审判」。

相关报导:
纳粹高官之子的反思:「无论年轻或年长,都必须接受过去,因为我们深受过去影响,而且应为此负责。」
纳粹大屠杀最老倖存者:音乐拯救我生命

93岁前纳粹军官自愿受审 「我在道德上有罪」求倖存者宽恕

风传媒报导,1921年出生、今年93岁的葛洛宁曾是纳粹亲卫队的突击队中队长(SS-Untersturmführer),他于1944年5月至7月期间,在位于波兰的奥斯维辛(Auschwitz)集中营担任记帐员,负责清点、搜刮犹太人的财物。

葛洛宁所属的部队于投降英军,他也被送往英国强制劳动。葛洛宁1947年返回德国后,将自己曾身为纳粹的过去埋葬,重新展开人生。但他发现有人否认犹太人大屠杀存在时,决定将自己的经历公诸于世,并且强调他确实亲眼见证悲惨的大屠杀。

葛洛宁对他曾是纳粹、并在集中营工作,都坦承不讳。葛洛宁说,他在集中营里目睹各种残暴行径、也见过人们走进毒气室、被丢进火葬场,还曾看过警卫在废弃行李箱里发现一名小婴儿哭闹不休,便痛殴小婴儿直到没有哭声。由于目睹纳粹暴行,也养成葛洛宁在集中营狂灌伏特加、借酒浇愁的痛苦习惯。

93岁前纳粹军官自愿受审 「我在道德上有罪」求倖存者宽恕
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入口铁门上,以德文标示着「劳动带来自由」,被视为纳粹的谎言。估计约有110万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杀,超过九成遇害人都是犹太人。
93岁前纳粹军官自愿受审 「我在道德上有罪」求倖存者宽恕
在波兰的博物馆中,还存有葛洛宁年轻时穿着纳粹亲卫队(SS)制服的照片。

葛洛宁虽然承认自己曾是纳粹、也在集中营工作,但他一直否认自己直接参与大屠杀,所以他不认为自己必须负担任何法律上的责任。但葛洛宁也说,那些毒气室传来的尖叫声从未停止,因为羞耻的缘故,他在战后也绝不涉足奥斯维辛。而儘管葛洛宁认为自己与大屠杀无直接相关,但他被控曾担任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狱卒,协助集中营的运作,这段期间被送进毒气室的匈牙利犹太人约有30万人。

自由报导,葛洛宁日前出庭承认控罪,也同时恳求得到大屠杀倖存者及被害家属的宽恕,他表示:「我承认我道德上有罪,但我只是当时机器上的一个小齿轮角色,并不是自愿的,严格来说我是完全无辜的。」儘管葛洛宁强调自己没有杀人,但检察官认为,无论葛洛宁是否实际参与,他仍旧甘于做一个屠杀机器的齿轮,而以至少30万项「共谋谋杀罪」将他起诉,最高面临15年的徒刑。

现场另有63位大屠杀的倖存者或者他们的亲人,以原告或证人身份出庭听审,国际奥斯维辛委员会的副主席霍伊伯纳(Christoph Heubner)说,许多担任共同原告的生还者,都是第一次踏上德国土地,为的就是一睹纳粹的终结。有倖存者受访表示葛洛宁是巨型杀人机器中的一部分,难逃罪责,希望法庭将他绳之于法。

当年只有16岁、现年86岁的波姆(Hedy Bohm)是奥斯维辛的倖存者,但他的双亲却在集中营丧命。目前移居加拿大的波姆说,他感觉自己有责任在审判纳粹的法庭上作证。

新头壳报导,今年是战后70週年,随着纳粹战犯纷纷老死,葛洛宁的审判有可能是最后一个。不过,德国曾被抨击审判纳粹战犯玩假的,因为自从1949年纽伦堡审判战犯后,6500名纳粹党员只有43人被告上法庭, 9人判终身监禁,20人分获3-15年徒刑,还有10人被判无罪。

此外,德国司法当局表示,除了葛洛宁案外,还有逾10件奥斯维辛集中营相关案件正在调查。

93岁前纳粹军官自愿受审 「我在道德上有罪」求倖存者宽恕
奥斯维辛集中营倖存者Eva Pusztai-Fahidi,在她23岁的孙女陪同下出庭。

93岁前纳粹亲卫队受审 「我在道德上错了」(风传媒)
协助屠杀30万人!93岁前纳粹集中营军官 出庭求宽恕(自由时报)
93岁纳綷党员受审 强调「没有亲手杀人」(新头壳)

如果您认同TNL的选文标準,欢迎在这里推荐您认为「应该」要报导的新闻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