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 作者:
  • 时间:2020-06-19
Hokkaido 5/10#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day5#1 流冰号慢车-破冰船-暖洋洋网走湖大暴走-热气球-网走监狱-钏路炉端烧炉ばた
拖搞一个多月,在媳妇都熬成婆当中迎接着第五天。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已经习惯寒冷温度的一个早晨,白天的知床斜里车站有一种浓浓的时尚味。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验明正身是知床斜里无误。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可惜的是马上就要离开,但是旅程中总是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遗憾。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一进车站就看到流冰慢车号停在月台旁,一整个热血无误,阿丝。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很有复古感的柴油车头,浓浓的柴油味很有九份山城那种好像平淡的但是背后又有很多平凡故事的伟大。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车厢的装潢倒是很有大自然感,一整个走的是丛林探险风。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已经是在熟悉不过的JR站牌,静静的矗立在月台,早晨的阳光洒下也是一种乡间静溺的悠然。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绿色的铁皮是很和谐的一个画面。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啧啧称奇的是这年头用实体寄算计在收帐的柜檯,好像已经很少见了。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陈美狗购买的是车上待会要烧烤的鱿鱼乾。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车掌开始加足车厢上暖炉的炭火,奋力一铲的感觉是一种匠心。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车厢内的时间是一个缓慢而平静的流动。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海岸边的流冰,和速度缓慢的火车,在清晨的阳光下交织出一幅内外气温都很和谐的景象。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给客人取暖的烧炭式暖炉,上面还可以烤着鱿鱼乾,撕成一片片的和内付的酱油洒着吃很合拍,这一切有一种一兼二顾的刚刚好。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中途站是很像风景画一般的北浜站,最靠近鄂霍次克海的无人老车站很有时代下的韵味。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静溺溺的火车就停靠在那。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然后火车继续缓慢的走,到站的一刻不知道为什幺有一种梦醒时分的哀愁。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然后是网走站出发开始的行程。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是很有浓浓昭和味的网走站木牌。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坐公车移动到码头后很开心的悠哉逛着突然其来意外的庆典摊贩。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
↑February 10 2013
Hokkaido 5/10# 知床斜里-网走-钏路
突然惊觉到走错码头的时候,又突然惊觉到手錶上的开船时刻正在一分一秒的流失当中,再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尴尬距离当中,开始了急行军般的开速移动。
给大熊旅游银盐週记一个讚吧
北海道的norokko的流冰慢车号